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桃園高中非官方網站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3640|回復: 0

神秘數字

[複製鏈接]

0

主題

0

好友

-95

積分

限制會員

發表於 2009-7-26 00:00:00 |顯示全部樓層
原是一個晴朗的好天氣,突然間,天空驟地下起大雨,快到來不及讓我鑽到騎樓底下,我的上衣就濕了一大半。這被烤乾了的城市每天所必須的午後雷陣雨總會把你殺個措手不及。

我把摩托車停在騎樓裡,下意識掏出手機無意義的亂按一陣,看來這個下午的約會是有機會要遲到了,該是撥個電話給她呢?正那麼想的時候,手機像是在回應我一般的響了起來,我短短吸了口氣接了起來。

「嗨!」我說。

「下大雨了耶!」女孩說。

「嗯!應該很快就停了吧?」我說。

「嗯--我是想說,我可能會晚到一下下,大概十五分鐘左右,對不起喔!」她歉疚的說著。

「喔!沒關係,我現在正在躲雨,我應該也沒辦法準時。」我心想真是個任性的女孩,都約在她家樓下了還是有辦法遲到,但我可不會蠢到表露出不耐煩。

「好好!那就待會見囉!」我們互道了再見。

雨還持續的下著,轟隆聲撞擊著整條馬路,淹沒了這城市。這種時候,我總希望著時間能夠暫停,能讓這等待的無聊持續著,好讓我的腦袋能夠徹底放空,讓約會前的緊繃能稍微舒緩一下,我真是個很容易緊張的人。

不過眼睛倒是不肯休息,我瞧見了對街上有間小廟,很不自然的藏在兩間平房中的防火巷底裡頭,它只露出了一扇門和屋簷,還有一座香爐,就算是平常騎習慣的這條路,不仔細看還真的沒發現。因為大雨遮蔽了視線,僅僅能督見一個隱隱約約像是個流浪漢的人影靠坐在防火巷裡,只是一瞬間,我突然感受到壓迫,那個本來是低著頭的人突然轉頭瞧著我看。視線對上的壓力讓我忍不住撇開了頭,但從眼角餘光裡,仍能撇見他持續的在往我這方向看,一股不舒服的感覺從胃裡湧了上來,我討厭有陌生人這樣子的盯著我,這讓我緊張。

雨就像緊急煞車一樣停的很快,正讓我能夠趕緊離開那奇怪的人的視線,我跨上摩托車正準備要發動,又瞄了一眼那流浪漢,卻發現他不見了?此時耳後傳來個低沉的耳語,我猛一回頭才發現那個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坐上了我的摩托車,這讓我禁不住叫了一聲!

「你幹什麼!」我大吼!而那個人只是微微低著頭雙眼直盯著我,喉嚨裡不知要發出什麼聲音還頻頻點頭,怪的很。「喂!你給我下車啦!」

那個人清了清嗓子,終於開口說話,用他幾乎壞掉的低沉嗓子說「我只是想要問你,你或許會想要買我賣的東西?」

我現在才看了清楚這個人,看似流浪漢,卻又有像是昨天才修剪整齊的頭髮,衣服算不上新,但也很乾淨,雖然跟他靠的很近,但是沒有什麼臭味,卻有很重很重的燒香味,應該是都睡在廟裡的關係。而透露出他是個流浪漢的關鍵在於,他那股怪裡怪氣的氣質還有背上一大袋黑色塑膠袋像是家當的東西,還有先前靠坐在防火巷裡的第一印象。

「買啥小東西啦?我趕時間不好意思!你再不下車我他媽的就要對你不客氣!」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渾身發火,真想一個拐子給著神經病流浪漢,人家說,肖仔怕打,你越兇他就越不敢惹你,我祈禱他會在我威脅之下趕快下車。

「別生氣!」他一手按在我左肩上試圖安撫我「就算你沒有要買好了,但我蠻喜歡你的,你要不要聽我說說,等你聽完了,再決定要不要買也不遲!」

我看這下子不是遇到神經病,而是遇到一個想要騙錢的怪人「我趕時間真的很抱歉!你再不下車我就要報警了!」

「你聽好!」他按在我肩上的手突然使勁捏住「我平常是不會這樣子推銷的,以往我都像姜太公一樣有願者上勾,但是,我今天看到了你看著我的眼神十分不一樣,我就快要離開人世了,不能再等下去,你務必要聽一聽我要賣給你的東西。」

這種蠢話真的讓我想要把他給摔下車,但是,他語氣中帶著十分濃厚的脅迫,還有他緊抓著我的肩膀,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原先的暴怒轉變為焦慮,弄得我腦中一直不斷丟給我花錢了事懦弱的想法,我終究正是怕事的一般人。

我一時說不出話來,他就接著說「你聽好,這就是我要賣的東西,只要是人都無法抗拒的東西」他左手鬆開了我的肩膀,從他的大垃圾袋裡翻找東西,悉悉蘇蘇一陣掏出了一張宣紙和一支毛筆,他飛快的在宣紙上寫下了一串數字然後塞到我手裡,我正要回他我是真的沒有要買的意思時他就開口「我賣的東西,在沒有保證的情況下是不會和你收錢的,等到時候你拿到了,三天內再把錢拿來給我就行,記得,是原價的一半!當然,你也不用擔心你會付不起,價錢是絕對合理的!」

他的一番話讓我十分困惑,我想把這張莫名其妙的紙塞還給他「我真的真的不需要!我也不管我搞不搞的清楚你到底要賣什麼,總之我是不可能會打這通電話的啦!」

他出乎我意料的笑了一笑「好了,我就只做到這樣了!剩下的就讓你看著辦,不過切忌,要是這東西讓別人給看到了,後果就由你自己承擔,絕對不能拿給別人看!若是你真的不要,我寧願你把紙拿去燒掉,這筆買賣就當作沒發生過。」

流浪漢說完,就跳下我的摩托車,往對街的防火巷走去,然後在巷底轉了個彎消失在廟口前。

我大概發了五秒左右的呆,才鬆了口氣,終於擺脫掉著個詭異的流浪漢,突然回過神來想到我的約會,我趕緊拿出手機來看,我哀嚎了一聲,慘了!本來時間還來的及的,現在已經遲到十五分鐘了!該死的大雨!該死的流浪漢!



「好啦!你現在可以慢慢說為什麼你可以遲到的比我還久了。」女孩用她既溫柔又嚴厲的口氣說著,左手下意識的摸了摸她胸前那支閃閃發亮的vivian westwood星星項鍊,我心裡想著同樣都是遲到了,為什麼遲到比較少的人還是有資格去指責別人,尤其是預先告知會遲到這一招,好像所有的遲到都可以合理化一樣。

「真的很抱歉,我在等雨停的時候剛好被一個奇怪的推銷員給拖住了」我可以雙眼直視著她毫不思索的說出這句話,因為我已經擬過草稿了「然後,他就是堅持要我買他的筆,就是騙說會捐給殘障機構的那種鬼話,我被他纏了老半天,看到真的遲到了,才硬著頭皮跟他買了。」

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我就發現慘了!一路上都想好了這個完美的藉口,結果沒想到該去火車站前真的弄一支這樣的筆來,萬一她真的要看證據呢?普通的筆是無法應付的吧!早知道,就直接把那流浪漢給我的紙拿給她看然後實話實說,但誰會相信?或許她是有機會相信啦,但弄不好,她甚至會以為我在作弄她!

「喔~原來是這樣!」她狐疑的看著我,果然「那筆呢?」

唉!我只好硬著頭皮從口袋拿出那張紙,只能實話實說了,餐廳裡的空氣真是僵硬到了極點「對不起,其實不是筆,而是--」我正要拿給她時,腦中突然又浮現那流浪漢用著嚴厲的口氣說『絕對不能拿給別人看』,正這麼想的時候,她卻一把抽走我手中的紙!

「這是什麼東西!」她一臉不解的看著這張紙「你為什麼不老實告訴我到底是發生什麼事!你在耍我嗎?」

我沒力的說「是一個流浪漢,他堅持要我買這張紙,我跟他說我不想--」

話還沒說完,女孩眼框幾滴眼淚就轉了出來,把紙揉成一團扔向我的臉,我伸出手來接著「你真的是很差勁!莫名其妙!」

女孩說完她的話之後,惡狠狠的瞪我一眼,就像小孩子一樣踱步的走出餐廳。真是有必要發這麼大的脾氣嗎?我全身洩了氣一樣沉入沙發椅裡,才在一起不到一個禮拜的女朋友,我就被如此的憎恨,唉!我是個差勁的傢伙!算了,既然我都能夠對她扯這種謊,代表我也沒有花多少心思想要認真來,任性還有脾氣暴躁的女孩,離開我吧!

我切了塊牛排放進嘴裡,嗯,好吃。




晚上的時間我躺在床上看無聊電視打發無聊的星期日夜晚,關掉電視翻了本小說卻發現沒辦法集中精神在字句上便放棄,都是今天那個流浪漢害的,破壞了我原本可能會很棒的約會,雖然說,結果是那麼的糟,但我並不那麼的在意,在意的是那個奇怪的流浪漢,後來想想,甚至覺得這是件很酷的事。喔順帶一提,她剛剛傳了封分手簡訊,真是有夠沒誠意的!

我起身坐在書桌前拿起了那張紙看了看,只是一張很普通的宣紙還有一串電話號碼,不過再看一次之後,就發現我居然沒注意到這其實只是像電話號碼但實際上並不是「092125204807」我喃喃得唸了這串號碼,後面多了兩碼?是購物的商品號碼嗎?到底這流浪漢想要賣什麼?他看起來就不像個能夠做什麼了不起買賣的人,想到這裡,卻覺得不太對勁,他可不是一般的流浪漢,修剪整齊的頭髮還有乾淨的衣服,如果要是他沒有帶著那袋子還有他老邁的年紀,我是不會真的把他當成流浪漢。

不過以他那副說話的口氣還真是夠真叫人討厭,好像我不買就會損失,甚至還完全不考慮我的感受就硬塞給我!什麼我的眼神不一樣,自己就要離開人世了,想到這不由得笑一下,會說這種話的,通常都是神經病吧?不過好奇心還是催促著我撥出這通電話,說不定會讓這無聊的夜晚變的有趣,既然他都說價錢合理絕對能夠負擔,那何不試試看?只是,還是很不確定後面那個07的意思,總之,一通電話是不會花多少錢的吧!

電話撥通,響了一陣,我有點緊張,又有點興奮,正當我覺得沒人要接電話的時候就突然接通了!

「喂?」一個女人的聲音。

「你好」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「啊--請問--?你那邊有賣什麼嗎?」

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實在很蠢!

「喔~請問你是哪位?」她似乎了解了我的問題然後反問我。

「我姓陳,我是一位先生要我打這通電話要--」我話還沒說完。

「喔喔!陳先生嗎?我正要跟你說我們目前的數量不夠,看你要不要幾件換成別的款式,我們還有灰色的。」那女人似乎把我給認錯人了。

「嗯,我應該不是妳說的那位先生,我還沒有跟妳定東西。」我說。

「喔喔!真是不好意思!那請你是要定哪一項商品?」她說。

我猶豫了一下「請問你們有編號07這項商品嗎?」

「07--你要不要直接說商品的名稱,這樣我會比較清楚。」她說。

「嗯,我不太清楚商品名稱耶,你可以幫我查查看嗎。」我說。

「嗯那好吧!請你等一下。」她說。

過了幾秒,她接起電話說道「我們上面編號07的商品是CK IN2U的男性香水,你確定是要定這一款嗎?」

CK的香水?有什麼特別的嗎?是個不錯的牌子沒錯,只是為什麼流浪漢要這麼堅持我買這東西呢?該不會是是詐騙集團吧!

她看我沒有反應,就接著說「不然你可以在到我們的網站上去確認一下,然後再打來跟我定,你要從網路上下標也可以,看你。」

我驚訝了一下,我問了她「你們有網站?所以你們是網拍了喔?」

她說「當然啊!不然你從哪裡看到我們的商品編號的?」

「嗯,是我一個朋友告訴我的,他推薦我買這商品。」我說。

之後她給了我網址,我上網看了看,的確是香水沒有錯,看起來也還真的不錯,是有想買的衝動,只是,一個流浪漢到底為什麼這麼堅持要我買一罐香水?唉!我八成被作弄了!

「在2007年夏天,ck針對年輕世代推出全新的ck IN2U淡香水,超炫的白色軟塑膠包裹著玻璃瓶身,上頭可以隨興塗鴉,情人表白禮物的最佳選擇!」

看著看著我最後還是打了電話回去定了這瓶香水,也順便定了件襯衫,網拍嘛!總是會讓人忍不住購物的衝動,情人節也快到了,正好可以送給自己。




貨品送達的時間實在很快,隔天正準備要下班的時候,就收到了我的快遞。我迫不及待的簽收下來,然後拆開包裹,我的同事小江湊過來看我買了什麼好東西。

「喔~這麼多東西啊?」他拿了一件CK的襯衫讚嘆不已「還蠻不賴的!不過不懂你為什麼要在網路上定這種東西,我們公司樓下就一間CK,服務也很好。」

「就有人推薦我,我就上網定囉!」我拿起那罐香水仔細的端倪,真是不錯,淡淡的香氣,讓我心情變的很好。「好像也比較便宜的樣子。」

「喔!香水啊!果然是在熱戀中的人!」他一臉奸詐的看了看我「進展如何啊!聽Jorge說是一個正妹。」

「昨天分手了。」我漫不經心的說,收拾桌上的紙箱和塑膠袋。

Jorge老遠就嗅到了八卦的味道湊過來,一臉興奮的說「下班啦!一起喝一杯啊?」




夜晚的酒吧裡頭總是漂著讓你放鬆的空氣,混雜菸味酒味香水味還有人聲。

「Lucy啊!你永遠不會知道該在什麼情況說什麼話才對」Jorge說「但是你實在有夠笨,這種情況,還需要多說什麼,請她看場電影不就拉倒了?」

「沒差啦!」我說「我還沒有想要好好的認真定下來。」

「天啊!你真是--唉!有夠浪費!早知就把她給我處理了!」Jorge說。

我不屑的看了看他「我還以為你還跟你女朋友在一起。」他只是傻笑了一陣。

「喂喂喂!聽你這樣講,Lucy好像真的有多正一樣,小陳,把她過戶給我吧!趁她失戀的時候,我可以好好安慰她。」他露出奸詐的笑容。

「都不是我的了,我怎麼過戶給你啊?」我說。

我喝了一口酒,點了支菸,刻意的盯著酒吧裡的電視,不想和他們說Lucy的事。電視播放著新聞,無聊的很,從陳水扁到馬英九,再從馬英九到謝長廷,從周杰倫到蔡依琳,再從蔡依琳到侯佩岑。為什麼這些人身上發生的事會對大眾如此的重要,以致於一整天播個沒完?真是很好笑!就只因為他們很知名,怎麼不說說他們有什麼貢獻?為什麼不來報一下我昨天和Lucy分手呢?原因就是沒人要看當然就沒人要報,因為我只是一個平凡人。

新聞終於換到比較輕鬆的部分,是大樂透的新聞,目前累積獎金高達10億元,有史以來的新高,而且將由一人獨得。

「10億啊!有了10億我還坐在這裡幹什麼!」小江嘆了口氣說道。

「10億,有多少女人會自己貼上來啊?」Jorge不管什麼事,總是有辦法想到女人那方面的事。

我繼續的看著新聞,底下有一條放著這期的中獎號碼,雖然只看了一眼,但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,總覺得是很熟悉的數字?


07 09 20 21 25 48


我越看越毛,越看越不願意接受,越看越不敢--將他們重新組合!

「小陳幹嘛?你該不會中樂透了吧?」Jorge用手把我臉轉向他,而我還驚訝的說不出話來,卻又有點不太確定。

「不可能吧!你什麼時候去買的?電視上說一人獨得耶!」小江說,突然又像想到什麼一樣把講話音量降低「你該不會真的--?」

「我不知道,很奇怪。」我急著想確認,真的是這樣嗎?流浪漢真的預知了頭獎號碼嗎?然後就快速的提起包包走進廁所裡。留下一臉錯愕的他們,結果他們隨即也跟了上來。

「真的假的?喂喂喂!」在廁所裡,小江拉住我的手。

「我不知道啦!但你也不用太興奮,我根本沒有買,只是我想確認。」我說。

我拿出了那張宣紙,上面的的確確用著毛筆寫下了這次的頭彩,只是,沒有照著順序,我就把他誤以為是電話號碼,還很誤打誤撞的打去了網拍,自以為是定了07號的商品。我把那天發生的事告訴了他們。

「這不是真的吧?這是你剛剛寫的吧?」Jorge自己也不太敢肯定我在唬弄他「這種玩笑很無聊耶!」

「你可以自己打打看這通電話,真的是一個網拍的電話,而且,還真的有07這個商品,就是你們今天看到的香水。」我說。

我此時才突然想起那流浪漢說過三天之內把錢拿給他,原價的一半!就正是指中獎金額的一半要分給他!

他們兩人都還在仔細的研究這張紙,很努力的想到底是怎麼回事,但大概只有一個結果。

「你遇到了賣頭彩的神仙,然後你錯過了當大富翁的機會。」小江也難以相信自己說出這種虛幻的話,除了Jorge,在他仔細的看過之後就用力的打我頭。

「哇靠!你真是太笨了啦!十億耶!十億差身而過!分給那流浪漢一半在加上扣稅,起碼也是有個好幾億!」Jorge又無奈又氣的大叫。

「誰會知道那是頭彩號碼啊!」我無力的抗議「跟電話號碼沒兩樣嘛!」

「白痴才把那當成電話號碼!有10個數字耶!要是我就會矇簽一下!」Jorge氣憤的說道,好像是我犯了滔天大錯一樣,小江只是笑笑的搖搖頭。突然Jorge又像是想到什麼一樣說「有別人看過嗎?」

「沒有吧!」我說,後來又想不對「Lucy看過。」

「Lucy!?」他們兩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「就算她看過也沒有用,她只喵了一眼,就扔還給我,都不確定她有沒有看到上面寫什麼呢!」我說。

就在此時,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,Jorge慘痛的大叫一聲,原在他手上的那張紙突然就自己燃燒了起來!他扔到了地上,我們三個人都很錯愕又害怕的看著那張燃燒的紙,沒一會兒功夫,那張宣紙就只剩下一些灰。

「你為什麼要燒掉這張紙?」小江說。

「你自己也看到了,不是我去燒他的。」Jorge口中帶了點恐懼。

「所以,是魔法嗎?」小江沒頭沒腦的說。

「這流浪漢,真的不是一般人。」我說完後,三人都陷入了沉默。

Jorge突然想到了什麼的說「你不打給Lucy看看?不會好巧不巧,她裝做生氣,其實只是急著去簽號碼?這張神奇的紙會告訴人就是要去簽它,然後做完該做的事,只有你擁有高尚的品格能不被吸引?」總覺得他比我還關心這錢。

「神經病!」我完全不想理會Jorge,也不想再提這件事,之後我們就只是走出去把酒喝完就各自回家。




幾天後,同樣一個晴朗的好天氣,我又再一次行經遇到流浪漢的那條路,我刻意放慢速度想要看看那流浪漢還在不在那防火巷裡,我並沒有想要再一次去請求流浪漢再給我一次機會,再開一張名牌,只是好奇心的驅使。

只是流浪漢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,站在巷子裡廟口前的是一個很熟悉的身影,看起來很焦慮,手提著大皮箱,雖然帶著口罩和墨鏡,但我相信我絕對不會認錯,還有胸前的那串vivian westwood星星項鍊,是Lucy。

我無奈的笑一笑,想起遇到流浪漢的那一天,原來,是真的有魔法!








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Archiver|手機版|桃園高中非官方網站

GMT+8, 2020-12-1 08:04 , Processed in 0.031106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Templates yeei! 桃園高中非官方網站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2001-2013 Yan All Rights Reserved.

回頂部